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政府机构改革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字体大小:
编制起源问题(1)
发布时间: 2019-03-08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作者:边法延


在我国,“编制”作为名词,狭义上主要指政府人员定额,广义上还包括了机构设置、领导职数等内容,其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内涵。长期以来,编制作为我国特有的组织管理的一种方式,在控制政府人员规模、科学设置组织机构、提升职能运行效能以及合理分配预算资金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。为统筹好各类编制资源,笔者对编制的起源进行了梳理,力求从源头上理清编制产生的历史背景。


早期军事领域的编制管理


“编制”最早出现于军事领域,意为军队员额和作战单位编成。17-19世纪,瑞典、普鲁士等欧洲国家应战争需要,开始在军队中建立兵员编制制度。1807年,法国迫使普鲁士签订了《提尔西特合约》,明确普军总兵力员额不得超过42000人。此后,普鲁士放弃职业化的雇佣兵制,对兵役制度进行了改革,实行常备军、后备军和国民军组成的普遍义务兵制。[1]1844年,普鲁士颁布了《后备军组织法》和《国民军组织法》,对预备役和后备役进行了细分,将后备军按现役部队作战编制进行编组,并明确野战步兵师现役在编40%,其余由预备役和后备役人员组成。[2]1858年,普鲁士对兵役制度又进行了改革,进一步扩大了常备军编制,使现役部队与预备役部队在数量上持平,大幅提升了现役部队战斗力,并最终取得普奥、普法等战争的胜利。

日本明治维新后,于1871年派遣岩仓使节团出访欧美12国。使节团在军事制度方面,详细研究了普法战争中普军作战编制、动员效率、大兵团组织等军事变革对赢得战争的重大作用,认为“普鲁士军事之最为超卓,各国一眼阐收其好坏”,“国中之女子堪执武器者,悉受兵卒之教练,最少使服一年常备军役齐国皆受甲士之磨炼”,[3]强烈要求一切仿效普鲁士。自此,日本开始由学习法国全面转向学习普鲁士,并聘请普军军官兴办陆军大学校,对日军编制进行改革。1884年,日本在镇守府基础上首次编制6个正规师团,并按照普鲁士模式建立地区义务兵役和军事预备役的征兵体制,形成了新的军队组织编制体系,并一直延用到1945年。

晚清洋务运动中,清朝也开始在军事上向普鲁士学习,但变革不彻底,军制上仍为旧式八旗、绿营体系。甲午战争后,北洋六镇开始建立新式陆军,并引入了普鲁士和日本的军制,实行常备兵、续备兵、后备兵制,初步确定了“军—左右翼—分统—营—哨—棚”的编制体系。[4]1901年后,全国普练新军,先后编练北洋常备军和京旗常备军,并设立军政司负责编练工作。北洋常备军基本采用日本陆军编制,以镇为基本战略作战单位,形成“镇—协—标—营—队— 排—棚”的编制体制,明确全镇官长及司书人等748名,弁目兵丁10436名,夫役1328名,共计12512名。[5]1903年,军政司编订《陆军营制饷章》,确定北洋常备军为编练新军样板。之后新军大体按此编制编练。进入民国后,陆军编制一如北洋旧制,只是在1912年9月制定《陆军暂行编制》,将镇、协、标、营、队、排、棚名称改作师、旅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,并确定一师官兵编制为12356人,基本形成了现代中国军队的编制结构。[6]随后公布的《陆军平时编制条例》,对各级作战单位具体编成又进行了调整细化。[7]

 

 

(作者单位:中央编办政策法规局;文章来源:《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》2018年第12期;封面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注释:

[1] 程广中:“论19世纪初普鲁士军事改革”,1988年第2期《史学月刊》。

[2] 戴耀先:《德意志军事思想研究》,军事科学出版社,1999年。

[3] 久米邦武:《特命全权大使米欧回览实记》,1878年。

[4] 吴兆清:“袁世凯新军改军制及其历史地位”,1987年第1期《历史档案》。

[5] 姜克夫著:“民国军事史”第1卷,重庆出版社,2009年。

[6] 徐平:“民国时期陆军编制沿革”,1993年第4期《军事历史》。

[7] 张侠等编:《北洋陆军史料(1912-1916)》,天津人民出版社,1987年。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